Fan Club 主頁   古仔部落格主頁   Louis' Fans Sharing   古夫人信箱   Forum 聊天區   DV特製短片   DV新聞區   DV相片分享區   公告   
 Louis Koo's English Blog   Louis Koo's sina blog   
現在的時間是 週日 12月 15, 2019 3:04 am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转)美国大选2020:第一回合 
發表人 內容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192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转)美国大选2020:第一回合
全文及图片见
https://mp.weixin.qq.com/s/n7I5GRqU-zHgs-bR5XPzNw

美国大选2020:第一回合

格上财富 3 days ago
作者:卢克文
来源:卢克文工作室(ID:lukewen1982)

在成为亿万富婆前,1970年出生的麦肯齐·塔特尔的人生目标,其实是做一个小说家。

她从六岁就开始写小说,据说曾写过一本140页的稚嫩作品,后来有一年家里发大水,本子被洪水冲走了,作品就成了传说,大学时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跟随拿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莫里森学习写作,2005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

但写小说这事投资回本周期太长,平时还得有收入,大学毕业后,23岁的麦肯齐就在纽约一家对冲基金公司D.E.Shaw上班做行政助理,原本是个小职员兼无名作家,准备在人生的旅途辛苦打熬,不料隔壁刚好是高级副总裁的办公室,里头住着一个三十岁的光头男,未婚,也是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算自己师兄,麦肯齐一下看对了眼,主动出击追求对方,女追男,隔层纱,三个月后两人火速订婚,又过了三个月,两人在佛罗里达闪婚。

这个光头名叫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今天的全球首富。



1994年两口子开车穿越大半个美国把家迁到了西雅图,在这里成立了亚马逊公司(公司名字还是麦肯齐取的),随后亚马逊以逆天的速度发展,每年市值稳定增长43%,连续增长了20年,开始时她还担任公司会计一类的工作,1999年全家搬进了华盛顿州麦地那一幢1000万美元的豪宅,在这里生下第一个孩子后,她就不怎么管公司了,并一口气生下了三个儿子,还从中国收养了一个女儿。

麦肯齐一边在家带娃一边写小说,2005年、2013年各出版了一本小说,这时候家里已经是美国巨富,尽管小说写得质量平平,每部总共也才卖出几千本(她如果真的靠写小说为生,估计会饿死街头),但各路媒体马屁如潮,《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脸都不要了,夸她的小说是年度最佳。

每天早上麦肯齐会开车将孩子们送去学校,再把老公送到公司,贝佐斯也一副居家好男人形象,据他自己对媒体说,他每天晚餐后都要亲自洗碗,因为“妻子觉得自己这样非常性感。”

人设做得棒极了。

私下贝佐斯在外面至少有一名固定情人,当然以他这种咖位,其实有情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钱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枯燥乏味且无聊,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贝佐斯日子一直过得幸福美满,直到被特朗普捅了一刀。

其实先捅别人的应该是贝佐斯,有钱之后,土豪贝佐斯在2013年以2.5亿美元买下了《华盛顿邮报》,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他站队希拉里,对特朗普极尽嘲讽,2015年12月,贝佐斯就跟特朗普在推特上结下了梁子,说“要用火箭将特朗普送到外太空”,他旗下的《华盛顿邮报》作为民主党喉舌先锋,在大选时第一个站出来,爆料特朗普对女性的下流言论。

《华盛顿邮报》爆料的是一段录音,录音里特朗普坐在豪车里对其他人吹嘘“抓住她们的XX(私处)”(Grab them by the pussy),特朗普在竞选时因为这段录音弄得灰头土脸,那是他第一次经历残酷的美国大选,毫无经验可言,眼见要败下阵来,幸好得班农相救,才扭转了败局。

特朗普因为本身就是个花花富二代,一身的风流往事,比王思聪还王思聪,昔日留下的把柄极多,民主党的媒体机构时常帮特朗普回忆人生,大选时,杰西卡.利兹就在《纽约时报》的访谈里回忆说三十年前自己跟特朗普一起在坐头等舱时,飞机起飞后45分钟,坐在她旁边的特朗普突然把中间的扶手抬起来,像八爪鱼一样扑到她身上又摸又亲,还把手伸向她的裙底,吓得她躲到了飞机尾部一直到飞机落地。

这种针对特朗普的性骚扰控告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起,但都是些陈年往事,并没有实证,气得特朗普天天在推特上大骂“fake news”,只有《华盛顿邮报》的录音证据确凿,没有理由回怼,特朗普对贝佐斯就此怀恨在心。

两人之间的梁子后来又因为卡舒吉案越结越深,卡舒吉是《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被沙特王子分尸在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华盛顿邮报》为了替卡舒吉报仇,也为了让特朗普难堪,一直不放过对这个案子的追踪报道,给特朗普的财神爷小萨勒曼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两人之间恨意渐长。

为了反击贝佐斯,网瘾老炮特朗普当上总统后坚持每隔几天就要炮轰贝佐斯,指责他逃税(总统先生你自己的税单都没公布吧?)、并从美国邮政服务几十亿美元的补贴中获益,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推特狂魔特朗普就要在他“住过的最差的房子”白宫起床发推特,引发全世界一阵阵动荡,其中贝佐斯的亚马逊就是他的重点打击对象,到2018年4月,他的嘲讽技能让亚马逊的股价下跌了200美元,跌幅13%,蒸发了400多亿美元。


2017年白宫峰会,特朗普与贝佐斯见面,中间是微软CEO

为了能够将亚马逊股价彻底打下去,好好教训这些民主党的金主,特朗普拉来了美国八卦小报《国家询问报》,让他们调查贝佐斯的婚外情。

《国家询问报》属于美国传媒公司AMI,其大老板佩克二十多年前在佛罗里达炒房时跟特朗普认识,是多年资深好基友,比爱泼斯坦还铁(爱泼斯坦:行行行,我死了你们怎么说都行!),特朗普参加总统竞选时,曾有《花花公子》女郎杜戈尔爆料跟特朗普曾经滚过好多次床单,还要绘声绘色对各路媒体讲述滚床单的具体细节,摆明了就是想要一笔安家费,急得特朗普赶紧叫佩克的《国家询问报》花了15万美元买断她跟特朗普桃色新闻出版权,收了封口费的杜戈尔就再也没有露面。


好基友佩克与特朗普

《国家询问报》还主动报道一些关于希拉里的负面信息,帮助特朗普打击竞争对手,由于民主党控制了美国主流媒体,美国传媒公司是难得站边特朗普的喉舌,特朗普当选后就回报佩克邀请他过来一起在白宫招待所吃晚饭,佩克吃饭时还带来了一个拉皮条的法国商人,专门负责帮沙特王室打点商业活动,特朗普说具体事情找我女婿聊,两人就去跟库什纳短暂交谈,佩克通过库什纳牵线,在沙特拓展他的媒体帝国和其它业务,还获得了不少融资。

卡舒吉案媒体战杀得热火朝天时,特朗普每天被《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喷成狗,但这件事真的是理亏,小萨勒曼干得太明显了,骂不回去,还白送埃尔多安一张王牌,特朗普只能一直装死,并悄咪咪地让佩克安排收集贝佐斯的黑料以备反击。

贝佐斯跟FOX新闻台女主播桑切斯的恋情其实在圈子里基本是半公开的事情,两人经常腻在一块不回家,佩克又花了20万美元从桑切斯的哥哥迈克尔那里搞到一些证据,本来预备2018年秋天公布贝佐斯的黑料,但佩克认为当时正值中期选举,他不能让大众把他当成特朗普的政治工具(难道不是吗?),等中期选举结束,2019年1月7日《国家询问报》给贝佐斯和桑切斯发邮件咨询可不可以采访他们的婚外情,就算他俩不接受采访,也预备在1月16日对公众发布这段狗血恋,贝佐斯雷霆大怒,因为这件事将可能严重打击亚马逊股价,他迅速做出了决断。

1月9日,贝佐斯抢在推特上宣布离婚,让特朗普对亚马逊股价打击计划落了个空。

失去道德高地的《国家询问报》只能在1月10日匆忙报道了贝佐斯的婚外情,但贝佐斯已经摆出了“我离婚了,我对原配和小三都愿意负责到底,还会分原配很多财产”的负责任好男人形象,这时候再报道已经无法构成强大杀伤。

为了阻止《国家询问报》曝光他们深挖来的贝佐斯和桑切斯的肉麻短信和裸照,贝佐斯雇来前总统里根的保安顾问德贝克,反向调查《国家询问报》的消息来源,眼见双方就要杀得眼红,佩克赶紧派首席内容官霍华德跟贝佐斯和解,双方各退一步,贝佐斯不再反向调查佩克,佩克不再公布裸照,双方握手言和。


贝佐斯新欢桑切斯

而原本想做个安静小说家的麦肯齐.塔特尔,在失去25年的婚姻后,得到了356亿美元(约2500亿人民币),成为全球第四富裕的女性。

来自共和党的全球最有权势的人特朗普,和资助民主党的全球最有钱的人贝佐斯,这一轮过招至此结束。

2020美国大选越来越近,热身赛已经结束,历史的裁判走上舞台,敲响了比赛的钟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正式交锋开始。

共和党打出的第一张牌,叫“爱泼斯坦”,这张牌我们已经说得太多了,因为特朗普跟共和党这边没什么大佬的把柄落在案子里,而民主党有好几个大佬有实据,爱泼斯坦这张牌,原本最佳使用时间,是在明年美国大选期间,将有关连的民主党大佬一个一个提堂过审,在全美国人民面前出民主党洋相,结果爱泼斯坦可怜呐,被人在纽约给撕票了,死得不明不白的。

但这事也不能就这样完了,共和党少了个王炸,到明年选举关键时刻,还是会要故意提一下新证据找爱泼斯坦的死因,以及将希拉里邮件门再拿出来说一说,以恶心一下民主党,只是没有真凭实据,杀伤力大减。

民主党迅速回击共和党,除了说特朗普通俄,更以“通乌门”弹劾特朗普。

在介绍通乌门之前,我们先来认识一下乌克兰前总检察长维克多.绍金先生。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美俄双方在乌克兰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战,俄罗斯支持的亚努科维奇被美国支持的波罗申科击败,亚努科维奇逃到俄罗斯,波罗申科在随后的大选中获胜成为乌克兰新总统。

奥巴马政府当时负责搞定乌克兰事务的话事人,就是副总统拜登,按照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报道,拜登多次在各种场合自夸自己决定了乌克兰的政治走向,2014年时他曾公开要求亚努科维奇辞职,几乎手把手指导波罗申科政府掌权(指挥推翻亚努科维奇统治的真正大佬,也可能就是拜登),波罗申科刚上台时,他“每周都要和波罗申科或亚采纽克,或者同时跟两人通话”,像老上级照顾下属一样谆谆善诱,帮助波罗申科坐稳总统宝座,波罗申科为此欠了他好大一个人情。

拜登1972年进入美国参议院时,年仅30岁,是当时第二年轻的参议员,政治前途远大,在新岗位上仅干了六周,其妻内利娅(Neilia)与三个小孩在去挑选圣诞树的路上发生车祸,妻子与一岁的小女儿遇难,两个儿子重伤但逃过一劫,五年后,他才娶了第二任太太吉尔(Jill)。

幸存下来的大儿子叫博(Beau),小儿子叫亨特(Hunter),博比较争气上进,是拜登重点培养对象,预备将来深入美国政坛,博曾当选特拉华州总检察长、陆军国民警卫队少校,还曾在伊拉克驻扎,这种从政从军的资历包装就是将来冲着美国政坛高位去的,博就是拜登家的希望。


2009年1月,拜登带着他的两个儿子参加奥巴马就职典礼

1988年拜登第一次竞选总统被迅速淘汰,2008年再竞选输给了奥巴马,2015年准备第三次竞选时大儿子博身患脑癌去世,拜登一时心灰意冷退出竞选,家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小儿子亨特了。

但小儿子亨特就是个纨绔子弟,两兄弟从小就是在华盛顿国会山庄长大的,却养成了截然不同的性格,亨特1996年26岁时从耶鲁大学法律系毕业,被拜登安排到家乡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WBNA银行工作,这家银行是拜登家的金主,一直在给他们全家的政治事业提供现金流,在这里做了两年后,拜登又找到朋友,将亨特安排进克林顿政府的商务部,负责网络政策,2000年克林顿政府换届,拜登又把宝贝儿子安排进了高收入的游说行业。

所谓游说行业,是拜登家政治资源变现方式之一,美国媒体曾指出,不少客户寻求游说的法案,和拜登在国会专门委员会负责的议题高度重叠。

拜登一直声称自己没有什么财产,2009年他的个人财产仅3万美元(我信我信,拼命点头)。


拜登父子

2006年1月,拜登家决定不让小儿子亨特继续在游说圈干下去了,以免影响拜登后面的2008年大选,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打电话给纽约金融圈大佬洛蒂托(Anthony Lotito),让他带亨特去金融圈混,帮他找份工作。(此段信息来自纽约法院文件)

这时候亨特已经36岁了,从大学毕业后就没亲自找过一次工作,他爹将他这一生都承包了。

几个月后,亨特离开游说圈转进金融圈,一过去就是大手笔,詹姆斯、洛蒂托、亨特三人并购了纽约一家对冲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er,詹姆斯跟员工们说大家等着收钱吧,大把想投资拜登的人会排着队用波音747装满现金来投资这家公司。

但这家公司经营没多久,亨特、詹姆斯两舅侄就跟洛蒂托发生了内讧,互相把对方告上法庭,Paradigm Global Adviser公司就此解散。

2009年亨特还跟几个美国大官二代开过咨询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最后都失败了。

亨特不到二十岁时在乔城治大学就读,他在这里沾染上了可卡因,31岁时他妻子女儿在家生活,他开始在华盛顿喝酒喝嗨了天,日日酗酒,2010年、2013年他戒过两次酒瘾,但很快复发,2012年拜登曾经想办法把他搞进美国海军预备队做少尉(估计想为他从政铺路),2014年2月被验出体内有可卡因而被除名。2016年,受不了亨特的家人再次劝他去亚利桑那戒酒中心试一试,结果亨特不小心将钱包落在了飞机上,等航空公司送还钱包时,他又在洛杉矶酗酒吸毒,甚至在租来的车上一边开车一边吸毒,被租车公司发现报警,但因为“吸食器上没有亨特的指纹”,他没有被起诉。

你们以为这就是最狗血的事情了吗?你们太低估亨特的能量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5年亨特的哥哥博因脑癌去世,2016年亨特又开始酗酒,博的妻子哈莉(Hallie)去安慰他时,两人竟发生感情相爱了!亨特妻子凯斯琳发现后于2016年12月提出离婚申请,于是生完3个孩子的小舅子亨特跟生完2个孩子的大嫂哈莉在一起了!拜登知道这件事后,还郑重发表了祝福,他说“我们所有人都觉得很幸运,我和太太完全支持他们,并为他们感到高兴。”


亨特与大嫂

世界真是太有趣了。

2014年亨特被海军预备队除名后,为宝贝儿子操碎了心的拜登,利用乌克兰政府对自己言听计从的特殊关系,又将亨特安排到乌克兰最大私营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天然气集团任董事,每个月领着5万美金,布里斯马公司对外称这名年轻的新董事,将在“透明度、公司治理和责任、国际扩张和其他优先事项”方面提供建议。

岗位描述这么空洞,一看就是卖拜登人情,给他儿子找个理由发薪水。

2002年创建的布里斯马的老板叫兹洛切夫斯基,熟读我们文章的老读者都知道,在乌克兰能掌管能源生意的,都是寡头,必须拥有深厚的政府关系,兹洛切夫斯基就是亚努科维奇时期的环境部长,离开政府后便混成了小寡头,今日俄罗斯报道说,布里斯马公司会先把钱打给一家叫罗斯蒙特.塞内卡的投资公司,每个月固定支付16.6万美元,塞内卡公司再将其中的5万美元转给亨特发工资,布里斯马私下还会另外给亨特打款,每月5000至25000美元不等,2014至2019年私下支付了85万美元给亨特。

有意思的是,罗斯蒙特.塞内卡投资公司由拜登的商业伙伴阿彻和克里(前国务卿,《库尔德人的故事》这篇文章曾提到过他)创立,阿彻也曾经做过布里斯马的董事,可见这纯粹是一家靠拜登影响力收钱转账的变现公司,极可能是拜登的小金库之一。

布里斯马的老板因为过去跟亚努科维奇混,波罗申科早看他不顺眼,叫总检察长维克多.绍金去调查布里斯马这家公司。

绍金先生,我们终于聊到你了。


乌克兰前总检察长绍金

波罗申科并不知道布里斯马早就投靠了自己的大老板拜登,绍金很快就挖出这公司奇怪的财务数据,并即将调查亨特任职董事的事宜,拜登感受到了绍金的威胁,他再挖下去对自己父子不利。

2015年11月2日晚上9点52分,绍金在会议室准备主持会议,刚坐到桌边的位置上,就有狙击手从100米外向他射来三发子弹,狙击手十分了解办公室的物品摆放格局,案发时窗帘和百叶窗都拉上了,子弹居然能准确地射向绍金的头部位置,幸亏窗户上装的是防弹玻璃,绍金捡回一条性命。

这次刺杀失败后,绍金对布里斯马公司的调查进入深水区,拜登直接向自己的小弟波罗申科下了死命令,要绍金赶紧辞职,否则不给乌克兰10亿美元的援助贷款。

2016年3月26日,绍金被迫辞职。(拜登让波罗申科赶走绍金是拜登自己在2018年在美国智库外交学会一场会议上自己说的)

相信亨特任职布里斯马的蛛丝马迹引起了特朗普的兴趣,所以才会出现今年7月25日,特朗普与乌克兰现任总统泽连斯基通话时,以4亿美元军援为筹码,要泽连斯基查一查拜登儿子亨特在乌克兰干过什么。

弱国无外交,乌克兰这样自废武功的国家,现在已经沦落到不是被拜登威胁,就是被特朗普威胁的地步了。

特朗普可能意识到现在民主党这些对手里,能对他构成2020总统选举威胁的,应该就是拜登,所以先下手为强,赶紧收集拜登的黑料。

但民主党继反杀爱泼斯坦后,又一次反杀乌克兰成功,特朗普的情报工作还没搞完,民主党先用通乌门反过来弹劾特朗普。

2019年9月,一名情报官员向《华盛顿邮报》举报特朗普寻求外国势力干涉本国大选,《华盛顿邮报》报道后,气得特朗普大骂《华盛顿邮报》是人民公敌!



民主党旗下的《华盛顿邮报》当年曾曝光水门事件,牛逼到逼迫共和党总统尼克松下台,并一直为报料的深喉,美国FBI副局长马克.费尔特保密多年,一直到2005年费尔特主动曝光自己是水门事件的报料人,费尔特敢说自己是报料人,是因为他当年都92岁了,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三年后费尔特就病逝了。

算上这一次通乌门,特朗普跟贝佐斯在2016年大选、卡舒吉案、婚外情案来来回回一共过招四五回了,两人的江湖恩怨,估计将来带到棺材里都没完没了。

9月24日,拿到一堆举检材料的众议院院长佩洛西宣布就特朗普近期的“电话门”事件,对其启动弹劾调查。

佩洛西忍特朗普很久了。

上次特朗普因为在叙利亚撤军,佩洛西带着几十人去跟他质询,两边人马坐定,隔着一张会议桌,特朗普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佩洛西是“三流政客”,实在叫佩洛西忍无可忍,当场摔桌子走人!


总统隔着桌子,骂众议院院长是三流政客

洛佩西当然一直很厌恶特朗普,简直是歇斯底里的厌恶,她反对用通俄门弹劾特朗普不是因为她对特朗普因恨生爱,而是通俄门一直是民主党用来恶心特朗普的,根本没有实据,但这回不一样,这是真凭实据的爆料,特朗普只能像卡舒吉案一样被动挨打,佩洛西毫不犹豫就启动弹劾调查。

那民主党有机会弹劾成功吗?

没有一点机会。

按照弹劾流程,就算众议院全部搞定,特朗普威胁泽连斯基事实清晰,也必须有参议院三分之二的人投票才能把特朗普赶下台,但现在参议院民主党和独立盟友占47席,共和党占53席,想要有三分之二参议员通过弹劾,就必须有20名共和党员叛党。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共和党绝不可能把总统宝座拱手相让。

民主党又不是傻子,明明知道不可能弹劾成功,为什么还一定要弹劾?

因为这次弹劾案的性质,跟爱泼斯坦案的性质是一样的,共和党本来是想用爱泼斯坦案在2020大选时给民主党形象泼硫酸,民主党现在也是想用弹劾特朗普给共和党形象泼硫酸。


9.24日,佩洛西发飙了!

下周开始的弹劾听证会将对民众公开,出席听证会的包括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国家安全委员会乌克兰事务的高级专员维德曼(他有旁听特朗普和泽连斯基的通话),以及前军机处要臣博尔顿!博尔顿在特朗普身边这么长时间,对特朗普很多事情了如指掌,吃饭不刷牙啦随地吐痰啦这些级别的小事他都知道,他要站出来说话,估计特朗普形象将受到极大冲击。

民主党最后的目标根本不是弹劾,而是要在世人面前让特朗普出洋相,摧毁他的形象,打击他2020大选。

所以特朗普最好的反击方式就是天天在推特上打出“我比窦娥还冤啊”的悲情牌,说这次弹劾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是一次猎女巫行动。

有意思的是,弹劾启动后,拜登的支持率一路走高,这就让中国人看不懂了,明明拜登父子在乌克兰乱搞啊,还收那么多钱,亨特这个人又纨绔至极,特朗普调查他的黑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为什么搞得在美国民众面前,特朗普还理亏了呢?

因为在美国人的意识形态里,“程序正义”甚至要高于丑闻本身,拜登的傻儿子亨特确实有错,但你总统不能滥用权力,你滥用权力,错的就是你。

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在竞选时都有两套大战略,一套战略叫做加法,一套战略叫做减法。做加法是指给自己形象加分,做减法是指给对方形象泼硫酸。

上面所说的都是两党给对方做减法,硫酸泼得满天都是,吃瓜群众看得津津有味,而在做加法这件事上,特朗普是一直牢牢掌握着主动。

我们看特朗普做加法的出牌方式,和中国漫长的第一阶段谈判即将落地,中间对特朗普最重要的一条是中国将购买500亿美元的农产品,日本也开放了国内市场给美国农产品,这将让农场主们受益不少,都会把票投给特朗普。特朗普上次竞选,只有25%的犹太人投票给他,他上任后跟以色列牢牢搞好关系,迁大使馆到耶路撒冷,全力支持内塔尼亚胡,死命制裁伊朗,现在已经获得75%在美犹太人的拥护,他还动不动怼美联储,要求降息提升股市,给鲍威尔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将美国道琼斯努力维持在26000点以上,纳斯达克8000点以上,为全国股民操碎了心。

而美国人大部分财富并不在储蓄,而在各种如股市这样的投资领域,特朗普这么努力帮民众赚钱,你有什么理由不选他?

特朗普还一一兑现了上次竞选时的几乎所有内容,这么认真一条一条兑现竞选承诺的美国总统,他还是历史上第一遭。

特朗普今天面对采访还说自己是美国历史上最透明的总统,虽然对其他国家谈判时总是出尔反尔极限施压让人觉得憎恶,但这句话其实没错,商人总统对国内确实是有一说一,有着一种“拿财报说话”的务实精神。

2019年美国前三季度GDP增长分别是3.2%、2%、1.9%,但这个是建立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基本面上的,高速发展的中国前三季度分别是6.4%、6.2%、6%,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是0.8%、0.4%、0.8%(日本第三季度准确数据在11月14日才会公布,0.8%现在是预估数据),德国前三季度增长则是0.4%、0.4%、第三季度官方数据还没出来,但据说极可能陷入技术性衰退。

2020美国大选前,我们可以预估到世界各国的宏观局势,中美两个大国将努力维持在高位运行,中国将力争GDP增速稳定在5-6%,特朗普大选前,会力争保住GDP增速在2%左右,连世界最核心的经济机器都开始下降,处于全球产业链当中弱势地位的资源生产国,因为财政蛋糕越来越小,比如智利、伊拉克、委拉瑞拉、黎巴嫩等已经率先陷入游行暴动,2020这些全球产业链低端位置的国家,将陆续引爆社会问题,因为中美增长持续走弱,我们将在2020年目睹这些国家陷入更严重的暴乱。

而美国在2020大选后经济与政治斗争的激化,则有可能深深影响到全球的政治格局。

当前民主党的三位主将,分别是拜登、沃伦、桑德斯,沃伦和桑德斯是肯定不受华尔街待见的,两人都提出“财富税”主张,一个比一个激进,完全是北欧社会主义作风,要消灭顶级富豪,让净资产5000万美元到100亿美元以上的富豪,每年交2%到8%的税,这能让政府在10年内提高4.35万亿美元的收入,再将这些钱投入到“全民医保”和“幼儿护理津贴”,这种主张让来自社会主义的我看到都有点害怕,超高税将严重伤害到社会经济活力,打击市场竞争,民主党三大主将有两位提出这么偏激的主张,真的是越来越左。

而拜登面对特朗普一张一张加法牌打出去,他是处于弱势地位的,急得纽约前市长77岁的布隆伯格也跳出来竞选,这位老师傅是彭博社的创始人,身家550亿美元,2002-2013年一直是纽约市长,2007年前曾经是共和党人,2018年10月注册为民主党员。


布隆伯格和特朗普握手,全是熟人啊

布隆伯格治理纽约期间政绩出色,纽约平均家庭收入增长了36%,犯罪率下降了31%,人均寿命增长了三岁,将6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转化成几十亿美元的财政盈余,纽约人民十分喜爱他的实干,让他连任了三届。布隆伯格是精英中的精英,反对沃伦和桑德斯的加税主张,他的出战将分流民主党内部大量选票。

布隆伯格的问题是,他曾经在2007年意图竞选美国总统,但当年奥巴马锋芒太盛,他当即退缩了,2016年他也曾想出来竞选阻止特朗普,但又怕分了希拉里的票,也中途放弃,布隆伯格在竞选上没有特朗普那么强烈的豁出一切的勇气,他显得十分谨慎小心。

身家1000亿美元的贝佐斯和身家550亿美元的布隆伯格在财富上可以秒杀仅30亿美元的特朗普,但在政治上,特朗普无所畏惧。

尽管在几天前,共和党输掉了弗吉尼亚州与肯塔基州的选举,但第一回合手中有牌的特朗普,心中丝毫不慌,依旧有着很大的胜算。

11月2日,多位美国新教领袖来到了白宫,一起为特朗普的被弹劾和大选祈祷。

那画面,仿佛《倚天屠龙记》里光明顶一战的场景:

无忌,东林民主党就要攻上国会山了,我们现在将真气灌输与你,共和党生死存亡,就在此一战!


週四 11月 14, 2019 6:15 pm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 2006-2019 kootinlok.com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