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 Club 主頁   古仔部落格主頁   Louis' Fans Sharing   古夫人信箱   Forum 聊天區   DV特製短片   DV新聞區   DV相片分享區   公告   
 Louis Koo's English Blog   Louis Koo's sina blog   
現在的時間是 週日 12月 15, 2019 2:39 am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转)香港问题的根源 
發表人 內容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192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转)香港问题的根源
香港问题的根源
原创: 卢克文 卢克文工作室 10月21日
https://mp.weixin.qq.com/s/tBHN6MlMUYKplhgVVlnSdw

几个月前,有一位美籍华人来深圳探访我,他在成都长大,与我差不多同龄,娶了一位韩国太太,他说,因为她太太读过我写的关于朴正熙的文章,因此认识了我。



因为他在香港有一家公司,便和我聊到香港事宜,谈到我1月写的《衰老的香港》,谈及香港的未来,他目光滑向窗外市中心已经废旧的一处游乐场,黯然神伤,忍不住感叹:



香港没有未来。



那已经是4月份的事情了,两个月后,6月9日开始,香港持续爆发游行,一直到今天发文时,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起先我感觉这是经济问题引发的社会现象,那时我还在广西旅行,没有亲赴现场,便按照经济规律写了一篇《香港经济剖析》,这篇文章影响力较大,估计全网有近千万阅读,但到后来,我觉得事情有点不是太对劲,关注的几个学者几个月后也谈及经济问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问题,首要问题应该在其他方面,我当即几次亲赴香港,实地调研了游行情况,并找到多位香港人访谈,渐渐对事情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



这中间我又翻了翻很多著名的分析香港的文章,让人失望的是,大多数作者并没有实地探访过,虽然香港很近,但很多人对实地调查游行有恐惧心理,并没有亲赴现场,得出的结论就有点乱了。



看透一件事情的本质,就是要多用比较法,在谈香港问题前,刚好这两个月全世界都在疯狂游行,我们多进行比较,能找到更多有趣的认知。



最近一段时间,伊拉克、黎巴嫩、智利、英国、西班牙、印尼、韩国都在发生大游行,世界乱成一团糟。



印尼起先说是为了抗议施行YSL教法,严禁年轻人发生婚前性行为,但在游行过程中,逐渐扩大到反对腐败,提高就业上面,游行已造成32人死亡;伊拉克就很生猛了,起先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和解决就业跟政府扛,冲突最为激烈,几天时间就死了100多人,至今不知道具体死亡人数;英国是因为脱欧反复游行,自我摩擦,但英国脱欧的本质,是不想呆在一个“有利于德国而不是有利于英国的欧盟组织,还要为难民跟欧洲弱鸡国家买单”,宁肯付出GDP损失8%的惨重代价也要脱;西班牙加泰罗尼亚为什么闹独立呢,是因为加泰罗尼亚富裕,西班牙政府会拿加泰罗尼亚地区的钱去补贴贫穷区域,加泰罗尼亚人不想跟别人分红了,加独和反加独的人群在街头拿着自制狼牙棒互砍,搞得现在才几天时间400多人受伤,100多人被捕,还有游客意外被击中身亡(死得真冤);智利看起来是加了一点地铁票钱,将地铁早晚高峰各两个小时时段的票价由800比索涨至830比索(就是涨了0.3元人民币),但为了三毛钱冲上街头并火烧地铁跟电力大楼,造成迄今至少3人死亡,一看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智利,打杂人员月收入大概4000元人民币,有技术的能拿到12000元左右,但是智利的物价是中国的两到三倍,而且贫富差距太大,智利在这次地铁票炸事前一周,已经在环保和大学费用上发生过冲突;黎巴嫩则是因为抗议政府的加税计划,10月17日开始大规模游行,至少造成两人死亡,好在19号的黎波里有一名DJ站在阳台上为地面上疯狂的人群打碟,愤怒的人群突然变成了大型蹦迪现场,阻止了局势的蔓延,画面顿时充满喜感;而韩国这边10月初开始,记忆力好像只有几秒钟的群众又上街游行了,反对文在寅的执政,据我们工作室在现场的同事说,游行十分有序,没有发生任何冲突,这么有秩序的游行画面真是难得,虽然他们游行的口号是打倒曹国,但文在寅政府无法提振经济才是根本原因。



世界真是太乱了,不过让人宽慰的是,现在不是最乱的时候,以后才是。



世界各国所发生的所有问题,都是经济问题,要么是因为经济发展速度下降了或分配不均(韩国、智利、印尼),要么是不想跟别人分钱(英国、西班牙),要么是政府财政吃紧,解决不了失业问题(黎巴嫩、伊拉克),总之一句话,大家口袋里都没钱了。



日子一天天越过越艰难,忍不住就上街游行了,而且这些游行活动,除了韩国、英国,几乎都有人在冲突中死亡。



世界危机形成的原因,我已经在多篇文章进行过分析了(如《走向存量残杀的危险世界》),在这轮危机中,经济越虚弱的国家冲突越严重,死人越多,世界经济走向衰退犹如天降陨石,大家都站在原地不动挨揍,有人皮厚,打半天只是皮外伤,有人皮薄,一打就瘫,现在皮最厚的就是中国、美国、日本,暂时看到只有这三个国家处在较安全的区域,其他国家在2020年,将面临更为严重的经济衰退,更激烈的游行示威,并造成更多人员伤亡,并有可能引发局部冲突。



香港发生的游行事实上比大多数国家要更早一些,从6月开始闹事,而这些国家都是从9月开始爆发危机,在进行大量面谈和分析后,我必须要承认一件事,香港的事情跟这些国家有本质上的区别,这些国家主要是因为经济问题,香港事情有经济的原因在,也有各方势力乱入的问题,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崛起与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在香港发生了一次大冲突。



香港发生游行已经四个多月了,四个月来,游行群众没有发生一起死亡事件,这在全球游行史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漫长的巴黎黄背心运动已经偏和缓了,但也平均一个月死一个人,香港对警方对抗最激烈的人都是十分惜命的,根本没看到任何人要为游行牺牲自己(警方也十分克制),我在现场还看到好多人都背着准备好的急救包,有人受伤随时可以救治。



这和伊拉克、黎巴嫩、智利上来就死人完全不同,说明香港游行的队伍平时根本没有生存威胁,生活质量相对其它国家或地区事实上要好很多,因为活得下去,所以也没什么人玩命。



我在游行现场看到的香港人,95%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以20岁出头居多,要特别注意这一点,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数字,从这里能看出问题的核心所在。



香港从1997年回归,迄今22年,游行的主力人群都在30岁以下,1997年时,他们年龄最大的最多7、8岁,很多都是1997年前后出生,从这时候开始,危机埋下了伏笔。



正是从这一代人开始,这些人其实是没有跟祖国大陆的宗血之情了,他们是纯粹在香港出生,在香港长大的一批人,也很少了解内地,亲赴内地,在他们之前,我们所熟知的香港人,比如金庸、刘德华、倪匡、成龙等等,他们要么是第一批从内地去往香港,要么是第一批生下来的第二代,生活里思想里,还是有一定的宗血情谊的,但从这一代开始,一般已经是第一批到达香港后所生的第三代或者第四代了(第一代陆续去世,比如金庸),他们很少接触大陆,对世界情感上的认知就是香港,对内地,或者说对中华民族的感情越来越淡薄。



但在这时候,无论是校园教育还是社会环境,我们都没有去争夺话语权,这两方面西方世界通用的普世价值抢先入驻,迅速占领了这一批年轻人的思想。



在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里,有两点是跟我们正在崛起的中华民族是难以融合的,一是他们都信奉一神教,抵触无神论,二是他们建立了一套非常成熟的政治话语机制,在西方的意识里,世界上任何政府,只要不实行他们那一套民主制度,就一定是有问题的政府。西方世界抢先占领了道德高地,不时俯冲那些不同意他们观点的民族。



这套话语机制已经存在世界上近百年,根深蒂固,接受教育的人都不敢去怀疑他们。



甚至在2008年前,中国大批知识分子也陷入了自我怀疑,觉得自己的国家是不是错的,是不是真的就只有西方那一套是人类最好的机制。



而中国近三十年的崛起,开辟了人类历史上另一条道路,在没有任何殖民和侵略的情况下,我们不靠剥削其他民族,走出了自己的民族史诗,自强之路,我们没有屠杀印第安人,也没有贩卖黑奴,更没有在别人国家划块殖民地,而且我们并没有采用西方的政治制度,这就打了西方意识形态的脸,让部分发展中国家(比如埃塞俄比亚),抛弃了西方世界的理论,走近了中国,但在这段路途里,我们的新方向和新意识还没有完全形成一套完整的话语权,更不知道怎么去宣传推广,这让我们对抗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时暂时处于下风。



香港这一批30岁以下的年轻人,成为中华民族里第一块试验田,名义上他们是中国的领土,但实际上他们已经跟过去的香港人不一样了,他们没有什么家国情怀,接受到的全是西方式的意识形态,我们不健全的话语机制和落后的宣传方式在香港遭到了压制。



这一波人在成长过程中,年轻人接触到的互联网社会信息,比如脸书、推特、油管,上面充斥着大量攻击中国的东西,我在facebook上搜索了一下中国,结果出来大量西方媒体攻击中国宗教、环保等问题的视频。



就拿宗教来说,现在西方意识里白左思想高于一切,在他们的圣母认知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以对宗教进行管制,只能宽容、博爱、平等,哪怕发生了十分极端的恐怖事件,也一定要圣母到底,这就导致欧洲正在迅速YSL化又不能吭声(你们开心就好),在这方面,实用主义的中国是绝不会接受西方那一套思维方式的,有自己做事的风格,这就跟西方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冲突,宗教还只是其中很小的一方面,各种意识形态的冲突,使西方世界的网络视频里,中国是一个黑暗的、严酷的、环境污染严重的烂国家,那里的人,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



这是我在跟香港人沟通时,常听到的一句话,采访他们时,我让他们尽情吐槽,尽情发泄,中间并不反驳,他们常说:内地人现在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



我听到这句话时,能听到对香港经济正在衰落的不甘心,也能听到其间复杂的对内地的心态。



中国大陆地区,正在西方的世界里被描绘成一个,除了经济发展起来,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的黑暗国度,那里的人民极愚昧,那里的空气极肮脏,那里的思想极落后。



一个不执行英美政治体制的无神论国家,怎么可以被描绘成优秀的形象?反了天了,这让我们以后怎么在世界上宣传包装?



大约这就是西方国家一直刻意贬低中国的重要心态。



而面对西方意识形态的进攻,我们的反击方式是落后于时代的,我看到脸书上中国官方的一些版面,那些生硬的枯燥词汇是很难吸引香港青年读下去的,真正能传播优质中国文化内容的,反而是民间的声音,比如李子柒的中国美食视频,这些亲切的生活元素更能打动他们的内心。



香港的整个知识分子阶层,接受到的都是西式教育,都认可了西方的普世价值,都默认了中国大陆是一个“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的烂国家,他们在校园里给孩子们上课时,便将这种思想也传递了下去。



到这一批完全跟内地没有家国情怀的年青人长大时,危机便爆发了。



内地跟香港的任何一条政策,任何一道法令,都让这些年轻人高度紧张,他们不想跟内地扯上什么瓜葛,其实他们只想关起门来过现在平静富足的小日子,要是跟内地扯上了关系,那一定是黑暗的,暴戾的。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和校园环境的影响下,香港年轻人享受着全中国最方便的国际机场(为了让利香港,深圳国际航班一直很少),使用最灵活的香港护照,他们可以从机场飞向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但他们拒绝来内地,最多去一趟深圳。



香港这一代大多数年轻人对内地的了解,是非常浅显的,他们不仅不了解,还拒绝了解。



中国大陆一线城市的建筑已经远超香港台湾,但他们对大陆的建设若视无睹,我见到一个台湾女生在电视上嘲讽大陆,“虽然建筑很新,但是细节就是没有台湾做得好”,香港的建筑已经十分老旧了,台北市只有101大楼还像个现代城市的建筑,中国大陆在飞速发展时,他们既不愿面对,也不想面对。



在这么多年的意识形态影响下,香港的学校里,年轻人之间,厌恶内地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如果你不上街游行,那你就会不合群,会受到其他年轻人的排斥。



他们要的其实没那么激烈,他们的想法就是过自己的小日子,保持香港人高贵的自由,千万千万不要跟内地扯上什么关系,所以送中条例一出来,香港立刻陷入骚乱。



这就是为什么香港骚乱这么长时间没死一个人,也没完没了的原因。



对这种意识形态的认知,在占中事件发生时,就应该有足够多的警惕,再往前,在1997年香港回归时,就应该注重一国两制一齐走,不像今天这样只重视了“两制”而忽略了“一国”,使这一代年青人完全没有家国情怀,投入了西方思想的怀抱。



中国崛起之后,注定要成为世界重要的领导国,而要别人对我们心服口服,我们却还缺少一整套跟世界各国各区域沟通的完整理论,算是中国的普世价值,这套价值理论必须是让人信服的,让人敬仰的,然后用良好的宣传手段去推广他,这样我们才能说服将来注定要跟我们抱团的发展中国国家,要用听得懂的语言,跟埃及人、沙特人、埃塞俄比亚人、马来西亚人等等去沟通,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在西方世界控制的意识形态里杀出一条血路。



但现在就在我们家门口,就在香港,我们第一回合的意识形态之争就输掉了,我们自己有责任,要好好反思为什么输掉了这场软实力的竞争,用怎样全新的方式,讲述一个中国故事。



输掉了香港不一定是坏事,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是更辽阔的全世界,这一战提醒我们,要成为世界最强的国家,不仅仅要国富民强,还要有自己的普世价值,必须要用这套普世价值,才能去跟世界各国人民沟通。



香港这一波游行,估计会像法国黄马甲一样要搞很长时间了,我们也别光顾着埋头发展了,也别再用过去生硬的腔调跟普通世界人民沟通了,输掉了香港,就想办法夺回来(这一代估计有点难了),不仅要夺回香港,我们更要从中吸取教训,除了船坚炮利,国富民强,还要用软实力,去征服世界啊。


週五 11月 15, 2019 6:40 am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 2006-2019 kootinlok.com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