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 Club 主頁   古仔部落格主頁   Louis' Fans Sharing   古夫人信箱   Forum 聊天區   DV特製短片   DV新聞區   DV相片分享區   公告   
 Louis Koo's English Blog   Louis Koo's sina blog   
現在的時間是 週三 6月 23, 2021 9:32 am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硕鼠的养成与美国的政治极化 
發表人 內容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261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硕鼠的养成与美国的政治极化
翟东升

《隐秘帝国—美国工业经济与企业权力的兴衰》

购买链接

天猫链接:
https://shop.sc.weibo.com/h5/goods/inde ... 0003543124
京东链接:
https://shop.sc.weibo.com/h5/goods/inde ... 0003670014

出版社的编辑把此书中文版的审阅稿给我寄来,原本是想让我写上几十字,放在书的封底作为给读者的推荐语。我原本也打算花一小时翻看一下写几句交差,但是一读之下,竟然花了两整天将书稿仔细通读了一遍。科赫兄弟的故事本身非常精彩,作者讲故事的功底很好,而译者驾驭中英文的水平也很高,因而此书很容易让人手不释卷。读罢掩卷沉思,颇有感慨。我因此主动联系编辑,毛遂自荐说我要为此书的中文版写一篇序言。

科赫兄弟指的是科赫家族兄弟四人中的查尔斯·科赫与大卫·科赫。他们在美国商界和政界很有影响,其发家扩张之道对于我们观察和理解当代美国政治经济体系的结构及其演变,可谓不可或缺的经典案例。本书讲述的主要是查尔斯·科赫作为企业经营者和政治布局者的故事,前半部分以商业为主,后半部分以政治为主。

查尔斯·科赫是一位低调、坚定而又足智多谋的斗士,一辈子都在为了他和大卫从父亲弗莱德·科赫那里继承来的家族生意和政治理念而斗争:他与工会斗争,与亲兄弟(比尔·科赫)斗争,与环保监管部门斗争,与市场风险和政治风险斗争,而基本上都取得了很不错的战绩。他的成功既是他商业天赋的反映,也是充分利用了美国政治经济和司法制度缺陷的结果。

先说说他的商业经营之道。查尔斯·科赫身上展现出一位成功企业家和投资家的各种品质:极端理性,特立独行,以至于对道德、舆论乃至法律和政治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尊重市场的力量和规律,高度重视信息优势在商业上的价值;战略审慎,通常用较小额的投资尝试新领域然后逐步扩张;低调行事但是敢于斗争,善于认识并主动改造自身企业的生存环境。保持扁平化决策流程,着眼于长期收益,重视自身的人才培养。

为了能做到这些,他的企业有一整套特立独行的做法。他重用的年轻人通常不是光鲜亮丽而眼高手低的名校MBA毕业,而基本上用一批相当于国内的“二本”毕业生的普通孩子,因为这个群体期望值低,也能够吃苦耐劳。而科赫企业集团内部有一套独特的思想和话语体系,新进入的员工要么将他的这一套理论内化于心外化与行,要么离开,以此手段来形成企业内部的共识和默契,打造员工的归属感和执行力。他坚定地拒绝将公司上市,因此企业的所有权完全集中在他和大卫手中,公司结构扁平,决策流程快,一旦看到合适的交易机会,就可以迅速拍板。作为非上市企业,他无须每个季度向外部投资者披露自己企业的财务情况和重大事项,无须浪费精力去编制庞杂而无用的预算和营收预测报告,因而可以保持神秘和低调,也保持经营策略的灵活。

希拉里·克林顿曾经创造了一个新概念用以批评今天的美国:“季度资本主义”。美国的大企业基本上都是上市公司,按季度披露的财务报表和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投票与买卖行为给上市公司管理层的压力非常大,导致他们普遍地行为短期化,许多长期来看有重大战略价值但是短期内有风险或者财务负面影响的项目都被上市公司的决策者枪毙掉了。波音公司的飞机前几年出的大问题,根源可以追溯到这种季度财务报表压力导致决策短期化的制度问题。

相比于那些严重官僚化的上市公司,科赫集团的效率与决断,给他们提供了相对于竞争者以独特的优势。在各种行业的周期性低谷中,科赫兄弟屡屡出手收购那些被低估的潜在优质资产。

再谈谈他们的政治主张与政治布局。

本书对其父亲老科赫和兄弟大卫•科赫着墨不多。其实如果仔细研究一下老科赫的人生经历与大卫•科赫的政治生涯,才能更好地理解这兄弟俩的政治主张。老科赫曾经从前苏联的炼油业中获得第一桶金(50万美元),并且帮助纳粹德国提升其炼油产业效率。回到美国后,他变得特别激进地信奉自由主义,主张低税率、小政府。1980年代,大卫•科赫曾经出资组建自由党,并且亲自下场竞选副总统,尽管以惨败收场,但是却向公众坦诚地公开了他的政治理念:取消社会福利政策,取消最低工资制度,取消社保医保,取消遗产税。换言之,不能从富人身上征税来补贴穷人。这样的政策,显然不得人心,他和竞选搭档只获得1%的选票,一点都不令人惊讶。

如何把如此极端自私的政策意图变成政策?一个更加高明且可行的办法是,躲在幕后而非亲自下场,资助舆论和政客,用各种基金会、媒体节目、智库、科研机构的名义去影响大众。现代社会中,由于普遍存在信息不对称和信息不透明,公共政策事务的复杂性超出了绝大部分普通民众的知识结构和认知能力,大众的偏好本身又是非常多元而易变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利用金钱去收买一部分政客、媒体、学者,并把自己那些极端自私、违背大部分选民利益的政策议程逐步渗透和推销到联邦和州政府的各个领域,其成功概率远高于亲自下场参选。借助于乔治·梅森大学的某研究中心、Cato研究所、“繁荣美国”等非政府组织的所谓专家学者们的包装,上述自私意图竟然成为了一部分右翼中下层民众的信仰,也就是所谓茶党的基本理念。后危机时代,美国极右翼草根的茶党运动得到了科赫兄弟的大力资助,甚至有观点认为,没有科赫兄弟就没有茶党运动。富人忽悠一部分普通民众去支持减税减福利主张,其实是把穷人当猴耍,堪称现代美国版的“朝三暮四”。

这是正是查尔斯·科赫比他弟弟大卫·科赫更显高明的地方。美国的政治和司法体制看起来已经通过两百多年的进化而显得颇为完善,但是在科赫兄弟这种资本权贵严重,这个系统存在资本与权力之间的巨大杠杆套利机会。

第一层杠杆是用政治捐赠和游说来获得权力,然后用权力来捍卫商业利益。在美国的选举体制下,美国政治家们不是刚刚当选就是在准备下一轮选举的路上,筹款是主要工作,对各类政策议题如何表态和投票是那群20多岁名校毕业的国会议员助理的主要工作。议员到国会就各种议题投票前,或者出去公开演讲之前,只需要在专用的通信系统中问一下助理,工作就搞定了。我曾问过专门在华盛顿DC的K街从事游说工作的美国朋友,从他告诉我的行业操作细节来看,美国政治家们似乎相当“便宜”,利益集团花不了几百万美元就可以搞掂或者搞黄很多事情。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之后,美国的法律允许有钱人以成立“政治行动委员会”大打政治广告来帮助自己心仪的候选人击败对手,从而绕过了政治竞选捐赠金额法律限制。这种变通使得富人的钱通过各类所谓公益基金大量地流入政治竞选过程。本书中委婉地提及了科赫兄弟如何借助政界和司法界的关系逃脱法律制裁,战胜对手。我理解作者的这种委婉是一种自我保护的策略,如果他胆敢坦率地批判本书的研究对象,那么他将面临科赫企业的司法起诉,毕竟美国是一个律师治国的国度。

第二层杠杆,则是用别人的钱放大自己的政治能量。他所创设和资助的政治性思想平台需要不断的资金供养和人才供给。科赫兄弟团结一大批与之志同道合的富人,鼓励他们向这些平台共同出资,从而使得自己的政治阵营在财力和声势上得以大幅增长。如果说早期的科赫兄弟是美国政治赌桌边上下注的赌客之一,那么进入新世纪之后他们已经升级为发牌的庄家了,至少在共和党内已经稳居大庄家的地位。近年来,他们从政治赌局中的盈利应该说相当可观,尽管目前为止还没有将其所养之“士”扶上总统宝座,(2016年如果不是特朗普这个门外的野蛮人冲进来搅局,他们本来已经非常接近成功),但是已经收获了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以及一众国会议员。正如本书所披露的那样,科赫兄弟成功干预了新世纪以来的税收政策、节能减排政策、医保改革等等一系列重大政策,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对教育和科研的“慷慨资助”塑造了美国社会的严重分裂的价值观和政治生态。
民主党那边也有类似的对政治感兴趣的大金主,最典型的是索罗斯和布隆博格。我曾经系统地研究过索罗斯,读过2008年之前他发表的几乎所有文章和书籍,研究过他的投资经历和政治操作,并发表过专门的学术论文。索罗斯靠国际金融市场挣钱,而世界政治则是他花钱的地方,说的好听点是为了实现他的政治理想,而说的难听点就是钱就自大地认为可以把自己的政治理念强加到各国体制中去。如果说索罗斯的问题是自大的话,那么科赫兄弟与之相比就更显肮脏,因为科赫是把自己的理念同企业的商业利益混杂在一起,或者如同本书作者在行文中所暗示的那样,主要是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而干预政治乃至司法。
如果说查尔斯·科赫的经营之道值得中国的商界人士参考学习的话,他在政治上的所作所为我是强烈不建议中国企业家们去模仿的。这类政治经济硕鼠,在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体中都会存在,因为任何一个政治经济体系都存在不完美或者有待弥补的漏洞。识别、利用并扩大这些漏洞,就能给某些聪明人快速收割巨额财富和权势的机会,但却是以国民和政府的损失为代价的。他们的财务成功不是因为创造了财富,不是因为发明了新的技术和工艺,而是利用了政治和经济体系中功能失调的那部分扭曲和漏洞。过去二十多年间,我曾经见识过国内一些类似的野心勃勃的资本玩家,其中一位行事风格更甚于查尔斯·科赫,在其精心安排之下,连媒体上都极少出现他的名字和企业品牌,但是却用资本运作和债务嵌套的方式控制了万亿人民币的金融和产业资产,金融全牌照外加一群上市公司构成了所谓资本系。在政治上,他们也仰赖金钱与权力的内在联系,试图模仿科赫兄弟的做法,为自己找到这个体制的结构性缺陷,从而变成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操纵者。中美之间哪种体制更有自我纠错能力?尽管饱受批评和嘲讽,科赫兄弟仍然是美国的成功人士,或者说仍然在操纵着美国的政治经济乃至科研和教育,而他们在中国的模仿者如今纷纷落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美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根本区别由此显现:事实雄辩地说明,中国走的是以人民为中心的路线,美国走的是以资本为中心的路线;我们是经得起考验的人民共和国,而美国越来越像一个“香蕉共和国”。哪个国家更有前途?我从2009年起就断言,中国更有前途。


週四 5月 20, 2021 1:59 pm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 2006-2021 kootinlok.com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