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 Club 主頁   古仔部落格主頁   Louis' Fans Sharing   古夫人信箱   Forum 聊天區   DV特製短片   DV新聞區   DV相片分享區   公告   
 Louis Koo's English Blog   Louis Koo's sina blog   
現在的時間是 週二 7月 27, 2021 1:21 am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5 篇文章 ] 
 这些大尺度禁毒纪录片,比《白粉妹》残酷百倍 
發表人 內容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266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这些大尺度禁毒纪录片,比《白粉妹》残酷百倍
原链接有图
https://mp.weixin.qq.com/s/YMkTjxTboWDDwldwPlre0A


週日 6月 27, 2021 2:59 pm
個人資料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266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Re: 这些大尺度禁毒纪录片,比《白粉妹》残酷百倍
原创 叮叮猫 蹦迪班长 昨天
图片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从1987年确立以来,全球已经有138个国家连续34年在这一天开展全民禁毒宣传——

从邀请明星录制公益宣传片到一线缉毒警讲述幕后的惊险故事,国内关于禁毒的宣传,早已愈来愈多元,不再是白纸黑字列印出的死板科普。

图片

但对经历过90年代的少年们而言,古早时期的禁毒科普片,走的却完全是另一套生猛、狂野,堪称B级的硬核宣传路数。

每个接受过这个时期禁毒教育的小孩,都对毒品留下了真の毕生难以磨灭的阴影——

1995年时,珠三角地带许多学校都组织播放过一部叫《白粉妹》的缉毒电影。

它的豆瓣评分并不高,剧情如今看来也有些老套:在繁华都市广州,一名叫小丹的少女,本是三好学生,却被吸毒成瘾的父亲拖累辍学,最终走上了吸毒犯罪的不归路...

但当年看过这部电影的学生,长大后却都PTSD了:

底下500多条长短评里,触发率最高的词便是“噩梦”、“害怕”,更露骨的评论,甚至直接将《白粉妹》标榜成了“国产三级禁毒片”。

图片

说它是三级片或许有些夸张,但要论cult程度,《白粉妹》绝对令人难忘。

为了筹钱送爸爸去戒毒,小丹先后经历了偷盗、强奸、卖淫,但无论她怎么做,父亲都会一次次从戒毒所逃出继续折磨她。

只要女儿不及时给自己毒品,父亲就会抄起菜刀誓要劈死女主:

图片

最后抢过毒品后,为了不浪费哪怕一滴,扎吸时父亲还不忘把血抽出来涮一遍针筒。画面极其写实,不适到令我当时心脏和血管同时一紧。

第一遍看完《白粉妹》时,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在当时会给小学生播放如此尺度的禁毒片。

结果在考古过程中,我看到了更多比《白粉妹》尺度还要大好几倍的禁毒宣传纪录片。

比如同样是讲9位“白粉妹”群像的纪录片《凤凰路》——

图片

又如发行于1995年,内地第一部大型缉毒纪录片《中华之剑》。

图片

看完后,我只能说《白粉妹》尺度其实已经很克制了。

如果按照现实里毒品危害纪实一比一拍出来,恐怕连学校根本不敢放映给未成年人看。


1.《凤凰路》,比《白粉妹》更揪心
的底层吸毒群像写实


为了拍《凤凰路》,《深圳晚报》的两位记者涂俏和陈远忠,耗时整整六年,但成片总共只有40分钟。

其中光是前20分钟就花了4年,每一个镜头都来之不易。

开头前几分钟不到,一组女人们日常注射毒品的画面就把我震住了。

一个名叫小芳的女孩,因为注射时推速过快,毒品还没注入身体,就在针头和针管处爆射而出,流了一地。

地上满是灰尘和头发,但小芳却还是毫不犹豫把针头紧贴在地面,想吸回来过滤一下再次注射。

图片

确认无力回天后,她眼神涣散,想到一会犯瘾时的蚀骨之痛,一直念叨着“完蛋了,完蛋了”。

而隔壁一间屋子里,一名叫燕子的姐妹,比她还绝望。

她怀孕了,但直到肚皮大到八个月时,隔着肚皮能看到明显胎动时,她才打听到:

“原来我最近几个月一直恶心想吐,是怀孕了。”

虽然是性工作者,但她却对基础性教育一无所知,直到怀孕后,她出街时才舍得买个最便宜的安全套。

图片

朋友们都劝她务必把孩子打掉,但燕子宁愿留下孩子的命为他找个好人家,也不愿做引产手术。

眼下,为了尽可能减少怀孕对生活的影响,她不得用绳子把肚子紧紧勒住,好能继续揽到客人。

但很快就有男人看破了她的伎俩。

平时她最多一次能赚60,但当天晚上,为了能成交,她只收到了20元。

图片

这部纪录片本来一共有九位主人公。

但拍摄不到1/3,阿华的妹妹,就因为吸毒时心脏病突发而离世。

恰好是在妹妹离世那天,她才又得知一个噩耗:

原来妹妹得的是先天性心脏病,她未来也会因为无力医治如此死去。

妹妹和父亲都已逝去,她唯一的亲人只剩下母亲,但母亲早在15年前入狱从此渺无音信。

为了下葬妹妹,她专门回了一次老家,但依旧只是听说母亲早已出狱,却还是未能找到下落。

最终她只能托人给妈妈留下一封信,为了不拖累妈妈,免得再留念想,她还在信中预测了自己的死期:

“我和妹妹一样,也死在了2006年八月份”。

图片

从《白粉妹》到《凤凰路》,毒品面前,生活的苦难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和底线。

但如果反过来溯源,无论是小芳、燕子、阿华姐妹,在染毒前,她们则都有一处共同经历:

从童年到青春期,他们的父母不是在外打工,就是入狱或者干脆死亡彻底没了联系。

失去家庭庇护后,有位女孩13岁就被鸡头盯上,骗走了她的处女钱:

图片

但这些都只是噩梦的开端。

残缺不全的家庭,令许多未成年人渴望找到组织,找到关爱。而这正是社会里毒贩们趁虚而入的机会——

他们先假装关怀备至骗取信任,然后便趁机诱骗未成年吸毒。

图片
地方戒毒所里,有许多孩子才十几岁,却已有两三年吸毒史

此时吸不吸毒的决定权早已不在孩子手里。

温柔一点的毒贩,会把毒品下在卷烟、饮料里让未成年诱食。

孩子们若敢拒绝,下一步等来的便是殴打与胁迫:

图片

为了筹取毒资,许多未成年都被逼走上了偷盗、抢劫、最后成为贩毒小拆家的道路。

可哪怕最后被关进监狱里,很多孩子也难逃被毒品控制的局面:

曾经有毒贩为了继续利用未成年人,在男孩因盗窃被判刑四年刑期结束后,老早便守在监狱外,抢在他家人前把人抢走,为他“接风洗尘”。

当天晚上,男孩便又在老大的忽悠下吸食冰毒,之后便再次沦为贩毒工具,先后跑腿20次去鹰潭采购冰毒和麻古。

更极端的案例里,12岁的男童为了吸食毒品,甚至用斧头砍杀了同村邻居的妻儿(由于画面极度血腥,我在这里就不做展示了)。


週日 6月 27, 2021 3:03 pm
個人資料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266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Re: 这些大尺度禁毒纪录片,比《白粉妹》残酷百倍
你以为光是这些故事,就足够黑暗了吗?

比起上游更加庞大复杂的毒品网,其实下游这些底层毒贩的手段根本不算什么。

真正让毒品曾经在中国泛滥成灾的毒枭,远比以上这些“大哥”再狠一百倍。


2.不看《中华之剑》,
你永远无法想象一线缉毒有多凶险


曾经国内的毒品到底有多猖獗?

《中华之剑》里,云南平远街的村民形容,“市场里,就可以像买芦笋、炒豆一样,公开买到海洛因或冰毒。”

图片

而在北京卫视《档案》拍摄的《广东“第一毒村”覆灭记》里,制毒比市场售毒还疯狂。

你能想象到的一切起居用品,从水杯到搪瓷缸,甚至是一个小果篮,都是用来过滤冰毒结晶用的工具。

图片

一线缉毒警曾写下笔记,即便制毒工具如此简陋,但“我国目前制毒工厂水平已经达到了75%以上的转化率,《绝命毒师》里的转化率也不过40%”。

疯狂的制毒规模和技术水平,直接导致了冰毒曾一度荼毒全国——

从塑料厂工人到单位出纳,再到幼儿园教师、体委跳伞运动员,各行各业都被毒品所侵蚀。



试想,普通人一次最多吸食0.1-0.2克冰毒,但原材料最便宜时,制毒成本只需要24元一克。

哪怕在末端翻40倍卖到1000元每克,价格依旧不过是两三百元一天。

一顿饭,一条烟,甚至一晚上打麻将的钱,就能“溜一次冰”。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上游毒贩花122万买的原材料,如果能全部制毒销售,盈利轻松高达2400万。

如果再换成海洛因,1w人民币甚至能在销售中翻倍成10w美金的利润:

图片

金钱使人疯狂,但毒贩早已疯狂到不算人。

缉毒警察常说枪毒同源,是因为战争年代许多流落于民间的枪支,都被贩毒集团所收拢。

为了确保货能安全运达,只要马仔身上有超过3.5公斤的毒品,就会统一配枪。

就连直不起腰的小老头,腰间都可能随时别着手枪:

图片

90年代毒贩最凶残的时候,村民记得“这里的武器可以装备一个团。”

步枪,机枪,苏制M46手榴弹,这在当年都是正儿八经的军用制式武器。

在一些毒情凶险的地区,当地毒贩甚至还能掏出40火箭筒公开出售。

毒贩们的靠山往往不仅是毒枭,更是毒枭背后的地方武装集团。

《中华之剑》里,当时的国家禁毒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就曾提到:

“目前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就是靠近我们云南边境外,缅北地区的几股武装势力...”


週日 6月 27, 2021 3:08 pm
個人資料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266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Re: 这些大尺度禁毒纪录片,比《白粉妹》残酷百倍
在境外,想要成为一名站稳脚跟的毒贩,首先得成为一名合格的军阀。

当年坤沙便是依托军事力量,虽然被缅甸当局逮捕,但当局却因为怕坤沙的军队闹事而不敢处死他。甚至最后部下闹事绑架两名苏联医生后,当局不得不选择释放他。

背靠如此势力的毒枭和武装势力,边境毒贩们根本不把中国警察放在眼里。

杨茂良和坤沙一样,是当年缅甸特区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也是臭名昭著的国际毒枭。

当年公安抓捕他弟弟杨茂贤后,他直接让部下在边境喊话,威胁要对干警采取打击报复行动:

图片

更多的时候,境外毒贩和吸毒人员甚至会直接在界碑不到十米处进行交易。

起风的时候,毒烟甚至就这样能直接飘入境内:

图片

开篇提到在市场上买卖毒品的平远街,就是当年被坤沙渗透侵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1987年,中国和老挝关系刚缓和,坤沙就立刻通过湄公河把“双狮踏地球标”的海洛因经过老挝走私进了云南平远街。

在当地,毒品不再由马仔或者小拆家贩售,而是正儿八经的“毒枭直销”。

外地人如果去了那里,本地人会直接上前招揽生意,询问“你要4号(海洛因)吗?我这里有双狮地球牌,质量比外面的黄皮好多了!鸦片也有...”

图片
一旦吸食4号,等待吸毒者的结局不是吸毒过量死亡,就是毒瘾发作时进入濒死状态

就连平远街区的基层政权,那时也被贩毒黑恶势力所渗透。

林洪恩,曾任平原镇副镇长,明知亲人贩毒运毒却从不阻止。甚至手下的马仔被公安击毙后,亲率120多名手下携带各种枪支弹药包围了县政府,扬言不赔偿就“踏平政府大楼。”

在1980年人均收入只有300元的年代,在林洪恩们的势力统治下,平远街却四处林立着百万级豪宅。

为了确保安全,这些豪宅清一色都请来了著名设计师,专门在内部设计了各种暗道、密室、夹墙,来对抗军警:

图片

在枪支和贩毒集团的共同催化下,90年代初期平远街彻底成为了“犯罪天堂”。

当年第十四军一辆野战用通讯车被盗卖,平远街公安局做了大量工作,但部队还是花了2w元才成功赎回。

外地干警追查单位被盗公车到平远街,直接被几十名手持冲锋枪、手枪的当地人包围,最终放弃返回。

1991年,曾经有外地干警被包围后坚持办案,结果被活活按住,抽掉脚筋,从此成为残废。

在这个过程中,就连文山州政法委书记都被残忍杀害。

图片

1992年3月30号,文山州政法委书记金寿平和省民委干部王明良率领4名民警前去平远街办案,结果刚进门就被一颗手榴弹炸到血肉模糊。

金寿平当场死亡,王明良身负重伤,但仍有一口气息在努力向外爬出。

为了阻碍干警增援,毒贩们立刻趁机直接纵火烧了屋子,并持枪与增援干警展开激烈枪战。

最后干警终于突围进屋时,见到的,却只剩下王明良挣扎扭曲的遗体。

贩毒分子公然杀害政法委书记,极大震惊了当年公安部,局长立刻给中央政法委进行了汇报:

“我们认为平远街的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绝难容忍如此无法无天的现象继续发展。”

图片

为了打赢这场对毒枭的战役,1992年8月31日拂晓,3000多名武警公安秘密在平远街形成大军压境之势,展开了一场为期82天的缉毒严打行动。

在交锋过程中,军队遇到了平远街头号毒枭沙维林最器重的保镖马明。

他打14岁起就跟随沙维林武装贩毒,被捕时正好24岁,已有十年作战经验。

围捕时,正是他带人不断用冲锋枪扫射武警并投掷手榴弹,导致前线武警身负重伤。

图片

最后部队只好连续发射两发40火箭弹、两发燃烧弹,才把马明逼到携枪跳楼跃进一旁玉米地,最终被成功击毙。

直到死后搜身,他身上还携带着整整362发冲锋枪子弹:

图片

不止是马明,在这场缉毒行动中,许多毒贩都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在村庄内多处和军警展开了激烈枪战。

仅是第一天,就有三位军警战士牺牲,负伤战士更是不计其数。

行动收网那天,在这处山区小镇里,军警联合抓获惩处了854名罪犯、缴获各类枪支1000多支、搜出毒品1000多公斤、毒资1000多万元...

自此,平远街终于脱离了黑恶势力的控制,一切重新回归了法制秩序。

图片

但中国的禁毒斗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自打2013年广东警方展开“雷霆扫毒行动”后,广东第一毒村“博社村”被铲除,贩毒势里被沉重打击。

之后无论是冰毒还是海洛因,都无法再像过去一样在国内肆虐横行。

可是毒品造成的社会危害,依旧需要时刻警惕。

80年代时,全球每年吸毒致死人数高达30w人以上。

图片

到2017年,毒品致死人数飙升到了58w。

而每年因吸毒而丧失劳动力的人群,更是高达1000w。

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因为毒品而丧失健康、直到骨头都发黑溃烂的鲜活生命:

图片

而这些丧失劳动力的生命背后,更是一处处身处毒区而被荒废的村寨。

在那儿,曾经你可以见到真正的家徒四壁——

屋内空荡荡却不见天光,就连茅草都被风吹雨打到破破烂烂无人修补。

图片

如今伴随禁毒力度不断加大,跨越数载,这些村庄终于重新恢复了活力。

去年,澜沧县正式退出了国家贫困县名列。

随着当地旅游业、茶业的蓬勃发展,人们早已过上了远离毒品、安居乐业的踏实日子。


週日 6月 27, 2021 3:10 pm
個人資料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12, 2007 11:07 am
文章: 266
來自: 北京
引用回覆
文章 Re: 这些大尺度禁毒纪录片,比《白粉妹》残酷百倍
可只要毒品交易一天还存在暴利,境外贩毒集团必然会持续不断的尝试突破防线,想尽一切手段将毒品偷渡至境内。

再加上全球几乎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新型毒品”产生,比起传统毒品,这些新型毒品往往危害更大、制毒更加便捷、传播更加隐秘。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说,扫毒力度再大,毒品却一次又一次“春风吹又生”。我们与毒品的战争,是一场漫长的持久战。在可以预测的未来里,很难取得百分之百的完胜。

身为普通人,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认清这个现实后,做到彻底远离毒品。

*特别感谢知乎@陈敏,为本文写作提供了诸多详实内容的参考建议。


週日 6月 27, 2021 3:13 pm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5 篇文章 ]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 2006-2021 kootinlok.com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